琼退传媒
归去来,作者:史铁生。我知道,北玲有一桩未了的心愿:回陕北,再看看那片黄土连天的高原。她曾对我说过,当她躺在美国的医院里,刚从那次濒死的大手术中活过来,见窗台上友人们送来很多鲜花,其中有一束很像黄土高原上的山丹丹,想必也是百合类。她说,她熬着伤
2019-11-23 96254 来只
半篇莫干山游记,作者:丰子恺。前天晚上,我九点钟就寝后,好像有什么求之不得似的只管辗转反侧,不能入睡。到了十二点钟模样,我假定已经睡过一夜,现在天亮了,正式地披衣下床,到案头来续写一篇将了未了的文稿。写到二点半钟,文稿居然写完了,但觉非常疲劳。就再假
2019-11-23 50594 者之
季羡林《黄昏》,作者:季羡林。黄昏是神秘的,只要人们能多活下去一天,在这一天的末尾,他们便有个黄昏。但是,年滚着年,月滚着月,他们活下去有数不清的天,也就有数不清的黄昏。我要问:有几个人觉到这黄昏的存在呢?─早晨,当残梦从枕边飞去的时候,
2019-11-23 86237 己至
(一) 叫他大哥,其实他并不比我大,确切地说他只是比我先来这个世界几分钟而己。不错!我们是双胞胎兄弟。 他总是以大哥自居,起初,我还与他争辩,渐渐地我默认了。因为做弟弟有很多福利。父母买的玩具我先挑,我玩够了才轮到他,而他也很有大哥派头,不与我争,相反
2019-11-23 44171 些完
1.“土豆”和土豆 闽南人口中的“土豆”不是马铃薯,而是落花生。因为落花生是一种生长在土里像豆子一样的东西,所以闽南人把它的学名给忘了,直接叫它“土豆”。 当然,人们真正称之为土豆的马铃薯,闽南人却不叫土豆,而是直呼它的学名“马铃薯”。所以,当你初次来
2019-11-23 41852 至尊
大世界与小世界,作者:席慕容。很多美学方面的学者都认为艺术家是有些先天与人不同的禀赋在,这种禀赋并非人人可以求得的,应该承认,它是上天的一种宠遇。不过,对我们一般人来说,我们虽无法求得宠遇,却可以借培养后天的兴趣来弥补这种遗憾。也就是说,就算我们的孩
2019-11-23 11883 旺盛
岁朝清供,作者:汪曾祺。“岁朝清供”是中国画家爱画的画题。明清以后画这个题目的尤其多。任伯年就画过不少幅。画里画的、实际生活里供的,无非是这几样:天竹果、腊梅花、水仙。有时为了填补空白,画里加两个香橼。“橼”谐音圆,取其吉利。水仙、腊梅、天竹,是
2019-11-23 42679 信神
天使和魔鬼的较量,作者:毕淑敏。一天,突然想就天使和魔鬼的数量,做一番民意测验。先问一个小男孩,你说是天使多啊还是魔鬼多?孩子想了想说,天使是那种长着翅膀的小飞人,魔鬼是青面獠牙要下油锅炸的那种吗?我想他脑子中的印象,可能有些中西合璧,天使是外籍的,
2019-11-23 23871 界特
梦幻小屋和蓝手镯,作者:毕淑敏。天,蓝得像一页童话。“将来世界游乐园”的摩天轮,从我新搬入的高层住宅窗前,盘旋而过,我对这个唐吉诃德风车似的玩意儿不感兴趣,俯身下望,茵茵绿草中有一座粉一红色的小屋,宛如一朵玖瑰花一瓣被静静地遗落在草地上。便萌动了去看
2019-11-23 78139 生生
十四岁的画架,作者:席慕容。别人提到她总喜欢说她出身于师大艺术系,以及后来的比利时布鲁塞尔的皇家艺术学院,但她自己总不服气,她总记得自己十四岁,背着新画袋和画架,第一次离家,到台北师范的艺术科去读书的那一段、学校原来是为训练小学师资而设的,课程安排当
2019-11-23 51387 的骨
雨过初晴,晨雾萦绕,匆匆忙忙地吃过早饭,便与长阳县文联刘小平先生及民间南曲艺人覃远新一行,驱车到离小镇不远的泉水湾,考察上个世纪初年著名南曲大师田少岩先生的故居。 一路上,轻风送爽,碧柳含烟,道路两旁的玉米地,片片苍翠,在飘渺的晨雾中,飞驰而过。车内
2019-11-23 47253 晶莹

Powered By Theme By 琼退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554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