琼退传媒
二姑从新疆回来的消息,在家族微信群里炸开了锅。 二姑于我,没一点印象。她从家里出去时,我还没有出生。因此,对她的了解,多来自于母亲和四姑口中。 “脾气大”、“性子烈”,是二姑的个性标签。没来由的,我有些惧她,故而并不十分期待端午回家与之相见。 令我震惊
2019-11-23 45012 天狗
我在佛前跪了千年,求佛允我与他相见。佛说:他已忘却前尘旧念,也许爱上了别人。 就算这样,我也愿为他苦守一生。无悔,执念他说的:来生再见。 契子 (一) 我是一只锦鲤,居住在般若寺的梨花树下那个古老而破旧的瓦缸里,我叫桃夭。梨花树旁的大理石桌,前不久搁了一
2019-11-23 62177 光望
巴什罕乡位于建昌县的东岭下,白狼山的东麓,和玲珑塔镇、黑山科乡、药王庙镇、二道湾子乡相邻。巴什罕乡是我的老家,我出生在一个叫做娘娘庙的小村庄里,在那里读小学,后来去巴什罕读初中,那时叫做巴什罕公社,我家离公社所在地大约有七里地,每天骑自行车上学,后
2019-11-23 31594 巨大
看着过往的书写就像脱犟的牛,看着现在的文章,是稳住的瞬间,因为女人心中的那份爱。但他稳住那颗无所依靠心的时候,才明白,原来路在渐渐走上了轨道。 在那无人的混沌世界里,那颗漂泊的心没有找到靠岸的时候,总是无边无际的假想着可能将会有意义的流浪生活。 在他
2019-11-23 27851 然是
时间,是人生的鼓舞,岁月,是最美的精彩,人生,有夕阳的风光,机会,是爱情的锋芒。一句话,一段往事,一个表情,还是一个无奈,藏着年华的美,藏着人生的陶醉。有一种缘,有一种抱怨,也有一种再见,是人生的美,也是爱情的风华。不求人间冷月,但愿心中温暖,等一
2019-11-23 18042 黑暗
经历了严寒,走过冬季,感受了酷暑,告别烈日,总算没有把自己在岁月中遗失,面对朝阳,虽然一脸的沓皱,满头的白发,还好自己能够认识自己。 生命总会渐渐老去,虽然谁都曾经年青,年少轻狂,终有成为记忆。迎着朝阳,淡淡的清香,幽幽的恬静,又是一个全新的开始。
2019-11-23 76585 留了
工作上杜晓辉是一个精益求精、非常爱好的人,做他爱做的事从不马虎,乐此不疲。他出院后又一头扎进筹备县一届一次文代会的工作里,他除了工作报告、大会议程、日程等材料亲自操刀,悉数审阅外,就是对推荐上来的每位代表逐人核对,当发现上了年龄的文艺家一个个照片模
2019-11-23 38903 的扫
他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人,四十来岁,身材瘦弱,略微驼背,扛着一个脏兮兮的塑料袋,手里攥着一款最近热卖的“海绵宝宝”布娃娃。一头黑白相掺的头发,凌乱的如同路边上被车辆来回碾压的野草。上身穿着六十年代满是补丁的绿色大衣,上面沾染了些许民工身上特有的灰尘。他
2019-11-23 72173 非常
他是一位奇特的体坛人物,在中国和广西举重界都享有较高的声望。他传奇式走上举坛之路的故事,一直为举重界人士津津乐道;他作为运动员在举坛打拼了14年,夺得了许多亚洲和全国举重冠军,却一直与世界冠军无缘,为他留下了一生的遗憾;他带着遗憾,在教练的岗位上奋发
2019-11-23 64492 六十
孤独沾着微凉的露珠,在我身边不断地徘徊,周而复始,乐此不疲,而我拒绝与它发生一丝一毫的碰触。 就是这样可笑而决然地与日子对峙,生活必然把柔软收起,将芒刺向我扔来。 但我除了接受以及容忍,除了把胆怯和脆弱都踩在脚底,还能怎么样。 你说,我还能怎么样。 我
2019-11-23 33821 太古
及时清理生活中的不需要 我们习惯了把很多东西填满自己的空间,其实大多数都是无用的。如情绪,如物质,如情感。 近日,收拾屋子,才发现有很多闲置的东西。它们呆在某一个角落,数年不变。就那样静寂的存在着,没有一点用处。还有一些甚至过期了,也没打开过。衣柜里
2019-11-23 70117 流水

Powered By Theme By 琼退传媒

Copyright Your WebSite.Some Rights Reserved. 备案号:皖ICP备100155435号